沈厌杳。

备厨,主吃all备。

「云玄」听风(一)

         赵云是一只狼。
         棕毛蓝眸,眼尾斜向上挑,茶褐色的长毛中间延伸开条白纹,隐约有点像草原上常见的那种极长极细的羽毛状的云,于是他被取了这么个名。
        「赵云」
         比起甚的赵大、赵二而言,还是好听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反正赵云自个儿挺喜欢便是了,他还私心仿着人族那边的规矩,给自己取了个字——子龙。云从龙嘛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和其他生物介绍自己时,也喜欢带上自己的字,当然,也没人理,大家还是一口一个赵云。他听了倒也不恼,只是有时候会有点遗憾,要是有人唤他的字便好了。龙听着终究比一朵软绵绵的云听上去有力度得多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赵云头回听见有人喊他的字,虽然那是只兔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赵子龙……是吗?你能别吃我吗?”
       赵云看了看那只被他压在爪子下的兔子,忍不住笑了,哪家的小兔子出来乱跑,就这修为若是遇着哪个自诩正道的人族修士,岂不透心凉咯。
        那兔子小小一团,夜蓝色短毛衬着赤红眸子,尤其是现在他眼睛还湿漉漉的,好像掬了捧水,一不留神就给人砸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噢…有点可爱。
       “你再喊我声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啊?”
       “喊我名字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有点不耐烦,连带着举起只爪子在地上刨了刨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子龙?”
         小兔子被他吓得哭出了声,啪嗒啪嗒掉泪珠子,带点哭腔奶声奶气喊人字。瞅见这模样,赵云心里忽的有点痒,跟被狗尾草挠了一样。
       “别哭。”
       “噢。”
       兔子不哭了,顺他的意,只是一抖一抖地小声抽泣。赵云有点不太好受,遂放软了声拍拍那毛团。
       “我不吃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  “刘备。”
        赵云垂着眼打量那兔子,思忖片刻后将鼻子凑他脑袋上嗅了嗅。刘备身上一股子酢浆草混着雏菊的味道。还挺好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别哭,我送你回去。”